http://www.xmhongjia.com

重庆首富股权遭冻结,坐拥30辆超跑的“精彩哥”难救老爹汽车梦?

  作者|王洪臣

  来源|野马财经

  坐牢18年,54岁开始卖摩托车,最终建立百亿力帆帝国,“重庆首富”尹明善无疑是中国商界的一个传奇。

  而今,81岁的他面对家族股权被冻结的窘境,是否会后悔当初对“造车梦”的追逐?坊间有玩笑称,他早该放弃这个梦,因为力帆的第一款汽车方向盘就没有装正... ...

  “聪明的猫会时时保持蹲伏的姿态,等待一阵风再度吹开这扇门时,一跃而出。我就是这样一只待机而动的猫。没有变成活化石,是因为我一直在向环境、向命运、向自己挑战。”力帆股份(601777)(601777.SH)实控人尹明善曾经如此感慨。

  然而,曾经战胜命运的他,这一次却遭遇到了最严峻的挑战。

  据近日力帆股份公告显示,因融资项目出现逾期,公司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所持公司股份的97.28%被法院冻结,占公司总股本的45.96%。而力帆控股的背后,正是商界传奇之一的尹明善。

  坐牢18年的“重庆首富”

  41岁之前,尹明善都是那只“待机而动的猫”,一直保持蹲伏的姿态,忍受着命运的安排。

  1938年,尹明善出生于“榨菜之乡”重庆涪陵,幼时家中小有资财。但是,这样的出身为他日后的人生埋下了隐患。

  由于被认定为地主家庭,动荡年代中尹明善与母亲被赶到乡下,生活艰难。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尹明善经商的天分初露萌芽。他发现针线是农村最常用的东西之一,且小巧易带,出售方便。于是少年尹明善便干起这门生意。卖货两年中,尹明善养活了自己和母亲,而且还略有盈余。他的初次经商颇为成功。

  随后,尹明善只身前往重庆求学,以优异成绩考入重庆最好的重庆一中。高中时期,尹明善成绩优异,但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一跃而出”时,命运却给了他沉重一击。

  高三时,尹明善因言论问题遭人举报,被迫“辍学”。三年后,他又被关进大牢,发配到重庆长江边上的塑料厂劳动改造。这一关,就是18年。这些年中,尹明善每天喂猪、拔草、扫牛棚。但是,他并没有放弃努力读书学习。

  1979年,尹明善重获自由,此时他已经41岁,命运也终于为他推开了门。

  重获自由后,尹明善被调到重庆设计院担任英语老师,并在之后进入重庆出版社。1985年,尹明善毅然辞去副社长“下海”,成为一名书商,并很快就闯出一片天。其主编的《中学生一毛钱丛书》系列大获成功,先后卖出三千万册。凭借此书,尹明善赚到人生中第一桶金。

  1992年,尹明善已是重庆市最大的民营书商,但他已经发现图书出版行业天花板较低,难以承载他更大的梦想。于是,在把整整一仓库未售完的图书直接拉到废品收购站卖掉之后,他决定重新开始。

  也就是在这一年,他与左宗申在双方太太的牵线下,联手创办“重庆轰达车辆配件研究所”。虽然之后尹、左分家各自发展,但摩托车制造之路已在54岁的尹明善面前铺开了。

  从发动机生产开始,尹明善一头就扎进摩托车行业。2000年,62岁的尹明善以5.5亿元净资产荣登2000年福布斯50位中国富豪排行榜。同年,他以5580万元买下了寰岛俱乐部杀入中国足坛。之后,重庆力帆夺得西部球队有史以来第一个冠军。

  2003年,尹明善当选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位步入省部级高官行列的民营企业家。而他的重庆力帆也在这一年成为国内最大的摩托生产商。

  图片来源:《西部大开发》2005年

  但是,尹明善此时也意识到了危机。摩托车行业受经济规律局限,随着人均GDP的日益增高,摩托车市场面临逐渐减小的局面。

  于是,尹明善有了一个新的梦想,造汽车。而在他之前,同样起家于摩托车行业的李书福,已开着吉利汽车先行一步了。

  父子的“汽车梦”

  在国内玩车界,尹明善之子、“精彩哥”尹喜地以酷爱豪车闻名。公开信息显示,其曝光过的超跑就有30多辆,包括布加迪威龙、法拉利、科尼塞克、帕加尼、宝马、奔驰等众多豪车品牌。另外,他还是许多跑车的中国首位买家,如布加迪威龙、宝马M6、宝马M3等等。

  2009年,尹喜地购入了中国首辆迷你版布加迪。彼时这辆车运费加车价等各种费用高达3800多万。

  相比于儿子对豪车的狂热,尹明善对造车的热情毫不逊色。他说,“为了造汽车,我就是挂在人家旗下给人当儿子都行。”

  图片来源:力帆官网

  但是,尹明善的“造车梦”进行的并不顺利。

  2003年,力帆汽车城开始建设。但不久后的2004年,国家发改委出台《汽车产业发展政策》。按照这个政策,力帆必须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核准,且按照政策要求,力帆在三年内不仅要实现投资20亿以上的累计投资,还需要有自己独立的研究机构和5亿以上的研发投入。

  这一政策使力帆试图获取轿车“准生证”的目的落空。得知这个消息时,尹明善非常沮丧。据《重庆晨报》报道,尹明善曾求助李书福、长安汽车(000625)、一汽、二汽等各方,甚至愿以“力帆汽车公司20%股份,换得共享他们的轿车牌照”,但均以失败告终。直至2005年12月,力帆汽车才迎来转机,最终获得国家发改委列入轿车生产目录的批文。

  两个月后,2006年1月,尹明善打造的第一辆“力帆520”宣布上市。但是,虽然这款汽车在当时配置不错,但并没有得到市场认可,当年销售量不足一万台。当时,知名汽车评测人“胖哥杨力”曾对这款汽车做出评测,“方向盘都没装正”成为众多车友吐槽的重点。

  

  “我们用它(力帆520)告诉你们,为什么外行造不好汽车。”该评测人士说,“从我出生到现在,在我开过的所有交通工具当中,力帆,是第一辆也是唯一一辆方向盘没有正对着我的汽车。”一位汽车发烧友则对野马财经表示,力帆汽车“唯一的优点也就是便宜。”

  而对比同行,同期上市的比亚迪(002594)F3当年月销便突破1万辆。奇瑞汽车更是在彼时创造辉煌,年总销量超30万辆。

  首战失利后,力帆开始走上借鉴、模仿之路。2009年上市的力帆320成为宝马MINI的经典高仿,风行一时,其巅峰时期月销量曾突破7000辆。力帆320之后,力帆又推出了“山寨”宝马3系的力帆620、山寨福特新款S-Max的轩朗、山寨汉兰达的力帆x80等,一发不可收拾。

  2010年11月,尹明善带领力帆成功登陆A股,尹明善问鼎重庆首富,身价百亿。此时,力帆汽车的路却越走越窄。

  但是,尽管力帆旗下车型众多,覆盖小型车、紧凑型车、小型SUV等多个领域,产品布局完整,但罕有爆款出现。而伴随着汽车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其销量日渐惨淡。当然,这与力帆汽车一直被人诟病的质量问题关系紧密。

  据汽车之家联合益普索汽车发布的2016《中国乘用车市场整车质量表现研究报告》显示,力帆汽车以658.2的故障系数排名榜单倒数第四,大幅高于行业平均的486.9。

  面对传统汽车产品的不尽人意,尹明善将目光投向是新能源汽车。但在这一领域,力帆又栽了大跟头。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2016年10月,因数千辆新能源汽车电池标示不符,力帆新能源被财政部取消了新能源汽车补助资格,该型号的新能源车生产资格也被取消,涉及中央财政补助资金1.14亿元。虽然2017年工信部恢复了力帆汽车新能源车型补贴申请资质,但力帆汽车的销量已江河日下。

  公开信息显示,2015-2018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分别为14874辆、5550辆、7738辆和10166辆。而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蓬勃发展,产销均破百万辆。另据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前5个月,力帆新能源车销量仅为1011辆,同比暴跌57.77%。

  显然,力帆新能源汽车想要杀出重围,前景不容乐观。

  而此时,作为力帆传统“根据地”的摩托车销售同样不妙。近年来,各地纷纷出台“禁摩令”,国内厂家的摩托车销量逐年下滑。2019年前5个月,力帆摩托车销量为24.49万辆,同比跌18.33%。尹明善要实现自己的“汽车梦”前途难测,老本行同样面临“沦陷”的危险,山雨欲来。

  2018年12月,力帆股份发布公告,以6.5亿元将全资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给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车和家”)。此次收购,车和家与李想获得了梦寐以求的整车生产资质。而出售资产后,力帆紧绷的资金链稍有喘息,但更大的危机并未解除。

  股权冻结,困局何解?

  2019年一季度,力帆股份总营收为22.47亿,同比大跌31.07%,净利润为亏损9720.47万。

  而对力帆股份来说,亏损似乎已经成为近年来的常态。数据显示,2016-2018年,公司连续三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2018年扣非后更是巨亏21.5亿元。而自2012-2017年五年间,力帆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已连续六年为负,累计流出金额达41.52亿元。2018年该数据转正,但2019年一季度,该数据再次转为-1.64亿元。

  在2017年度股东会上,作为大股东的尹明善曾表示,未来几年有33亿元债券将陆续到期。当时尹明善表示会出售闲置资产来还债,“比如南岸区上新街的土地,土地闲置差不多已经10年了,厂房一直空着,我们想办法处理,正在跟南岸区政府商量。还有力帆摩托车工厂的土地,万科对我们闲置的土地也有兴趣,好几块闲置的土地,他们都有兴趣,目前正在做尽职调查。”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300059)

  为应对流动性危机,力帆股份除了以6.5亿元将两块车牌中的一块卖给车和家外,卖地也已势在必行。2018年12月,力帆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卖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

  但即便如此,力帆股份还是未能避免融资逾期、股权冻遭结的糟糕局面。

  截止2018年,力帆股份流动负债账面余额高达187.80亿,其中短期借款91.61亿元,同期流动资产为134.29亿。而除了流动负债远远高于流动资产外,力帆股份的财务费用在逐年上涨,2018年高达12.42亿,几乎翻了一番,为其净利润的4.9倍。

  但颇为反常的是,截止2019年3月底,力帆股份的货币资金仍高达49.68亿。伴随着康美药业(600518)、康得新(002450)等公司连番爆雷,“存贷双高”已然成为资本市场“梦魇”。力帆股份也出现“存贷双高”的迹象,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

  5月17日,上交所对力帆股份发出问询函,要求其披露未来的还款计划,并说明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和偿债风险。但未等力帆股份对问询函进行回复,股权冻结便骤然降临。

  而就在此前不久,30多家力帆汽车授权经销商代表集结重庆,在力帆总部门前打出了“力帆还钱”的标语。 曾经的商界传奇,面对经销商的声讨,恐怕已颜面扫地。

  截至目前,力帆控股共持有公司47.24%的股份,但其股份质押率已高达95.59%。尹明善曾说,“资本是个可爱的的东西。”如今,他还会这么想吗?对此你怎么看,欢迎留言说出你的看法。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野马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
看全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