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mhongjia.com

飞机在空中“咳嗽”怎么办?这位民航人为飞机远程“把脉”二十年

“那里上空有架飞机的图标上出现了一个小红十字符号。”在中国南方航空(600029)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航”)机务工程部的大楼中,刘宇辉办公室里大屏幕上显示着当日南航全球几百架飞机的实时动态。

“这个颜色的变化,意思就是这架飞机‘咳嗽’了一下,但不影响正常飞行,在未来10多天内要去看一看。”机务工程师刘宇辉就是这套飞机远程诊断实时跟踪系统的研发者,他说,在大屏幕前给飞机“诊脉”,其实就是在诊断飞机发回来的信息,通过信息再进一步进行故障判断。

20多年来,刘宇辉在基层研发岗位埋头苦干,今年,他作为民航工匠精神的代表,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

经历:飞机是他成长的一部分

“对于别人来说,飞机是交通工具,对于我来说,却是成长中的一部分。” 作为民航子弟,刘宇辉从小就住在老机场的集体宿舍里,在飞机的轰鸣声中长大,数飞机轮子和窗户的个数,就是童年时期和小伙伴们最经常玩的游戏。长久以来,他练就了听声音就能辨机型的本领。

成长中的耳濡目染让他注定与飞机结缘,1996年,刘宇辉毕业后回到南航工作,成为一名机务电子工程师,“就像回到家一样自然,我对于飞机的情感就好比家人一样。”

2000年,民航业迅猛发展,南航开始批量引进新机型。南航的工程师们开始认识到,需要设法利用日益发展的信息技术,让机务人员在地面就能掌握飞行中飞机的实时状态,并提前做好充分排故的准备,从而最大限度地减少航班延误,提高飞机利用率。

当时,只有国外的技术可以远程监控故障信息,实现“安全关口前移”。但是,技术的垄断抬高了服务费用,如果购买国外的系统,是按照单架飞机的飞行小时进行收费,随着飞机数量的增加,这笔开支会越来越大。

“一定要研发属于我们自己的系统。”刘宇辉和几位工程师感受到了紧迫性,面对国外的技术封锁,他们拿着几张宣传图,翻开两本英文专业书,从艰难中起步,刘宇辉也从此开始了研发生涯。

苦干:只为核心技术不受制于人

“我就是觉得既然开始做了,就不能失败,更不能半途而废。”刘宇辉说,当时遇到最大的难题,就是基础数据规范的问题,“飞机不是我们制造的,设备也不是我们生产的,我们就是运营飞机的航空公司,各厂家的数据格式纷繁复杂、千变万化。”

那时起,他开始了夜班生活。他每天晚上吃过饭后就钻进书房,一坐就是四五个小时。

2002年,波音777的飞机状态监控数据系统模块率先上线,可以做到秒级数据分析。

研发这个系统之前,飞机上的大量数据需要飞行员用手抄,再汇总进行分析,工作量大、耗时长。后来,飞机的实时数据可以直接被系统监测并传输回来。

在教一线三班倒的工作人员进行操作时,刘宇辉为了节约时间,直接连轴工作,从早班教到晚班,顾不上睡觉。“自己的工作可以让别人从重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这样很有成就感。”刘宇辉说。

空客A320、波音737、波音747、空客A380、波音787……越是复杂的机型,数据分析就愈加复杂。“在一些复杂机型上我们投入了大量精力,但是这些机型数量目前又是比较少的。”在刘宇辉看来,复杂机型是未来的发展趋势,而研发工作就是要去解决未来可能有的问题。

最近,南航马上要引进新机型A350,这些更为复杂的数据分析对于研发团队来说,又是新的挑战。

“我只是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没想到一做就做了20年。”刘宇辉说。

团队:带领年轻人们不断超越

2016年,“南航机务工程部刘宇辉创新工作室”正式成立,目前,团队共有10人,大部分是80后、90后。除了维护和创新机载信息,对于飞机大数据的挖掘和应用,也成为了新的课题。

“现在的年轻人很有想法、能吃苦。”刘宇辉说,团队伙伴们都是时刻在线,一旦遇到突发状况,就会马上有人回应,并在最短时间内进行处理。

80后工程师肖萌是刘宇辉团队中的一员,“最重要的就是从实践中不断学习。“肖萌说,刘宇辉20来年的经验对于他们来说尤为宝贵。

“孵化一个相关人才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在工作过程中,刘宇辉不仅做技术指导,还要不断强化自己的管理能力,将团队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目前,系统仍在不断的优化过程中。“研发是有风险的,研发的过程也需要巨大的耐心和毅力。”尝试、犯错、再尝试,刘宇辉的团队也在践行着匠人精神的专注和极致。

“我对于匠人精神的理解就是:不轻言弃,勇于传承。”刘宇辉相信,年轻人们会不断超越,为保障飞行安全和效率的研发贡献力量。

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王越莹 董天健

策划:张蜀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