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mhongjia.com

假HPV疫苗背后:有钱也难打到真的!

    本文由华尔街见闻(ID:wallstreetcn)原创,作者曾心怡,文中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红色的墙,蓝色的瓦,白色的窗框,这是“候鸟”养老的地方。

  2018年1月,微博网友@王曦Anna 与她的孕妇朋友一起来到这家貌似别墅、富丽堂皇的医院准备注射宫颈癌九价疫苗(HPV疫苗)时,并不知道这将会是她们惶惶不可终日的开端。

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外景
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外景

  当时,她们所看到的只有提供糖果茶水的VIP接待室、专门的注射室与床铺,还有挂在这家医院,也就是海南博鳌·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所在地博鳌乐城头上的金字招牌——国际医疗旅游先行区。

  在来到这里之前,她们已经与这家医院的培训总监王丽娜商量好,以9000元/人的价格进行注射。

这一价格几乎是香港九价疫苗价格的两倍,但由于一共需要打三针且当中有一定间隔时间,在国内的正规医院注射便可以省去多次往返香港的麻烦。
  这一价格几乎是香港九价疫苗价格的两倍,但由于一共需要打三针且当中有一定间隔时间,在国内的正规医院注射便可以省去多次往返香港的麻烦。

  可是,@王曦Anna 没有想到的是,在交钱并进行了相关的HPV检查和注射了第一针韩版疫苗之后,一切就开始显得不那么正规了。

  两个月后,王丽娜以中韩局势紧张为由,要求接种者第二、三针换打美版九价疫苗。限于疫苗接种的周期时间以及医院的权威性,@王曦Anna 所在微信注射群中的35名接种女性不得不接受了疫苗版本的改动。

  尽管中间有这么一段小插曲,接种还是如期在一年之内完成,打针群也被王丽娜解散。

  但到了2019年3月初,随着一道晴天霹雳当头劈下,这个群的群友又重新聚在了一起,这时她们愤怒又害怕——警方告知,当初她们注射的疫苗是假疫苗,来源分多个批次,有非法走私的,也有吉林四平某工厂生产的未知药水。

  这时,@王曦Anna 再回想起注射完第一针之后那一整天的昏睡以及打完第二、三针后胳膊肿胀、浑身无力的现象,这才开始后怕。

  由于就算注射了真正的疫苗也无法检测是否产生HPV相关抗体,时至今日,包括一名孕妇在内的接种者们仍然不知道当初究竟是什么东西被注射进了她们的身体里,也不知道这三针疫苗会否对她们未来的生命安全造成威胁。

  第一时间被揪出来“问罪”的王丽娜倒是坚称那些是对人体无害、只是缺乏正规批文的真疫苗,但一想到她早在正式疫苗获批上市前4个月就以银丰康养国际医院有特殊渠道、可以优先使用进口药物为由骗取了接种者的信任,事到如今,谁还敢相信她呢?

  今年3月到4月之间,包括@王曦Anna 在内的几位网友分别通过不同渠道投诉这一单假九价疫苗事件。

  海南卫健委随即作出反应,于4月28日(巧的是,一年前的这一天正是美国制药巨头默沙东提交的九价HPV疫苗在国内上市申请获批的日子)通报确认,银丰康养国际医院存在违法进行九价宫颈癌疫苗接种行为。

  在被处以8000元罚款的同时,以高价为38人接种假疫苗的涉事医院还被吊销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相关职能部门也已介入调查疫苗来源及涉假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八天前的4月20日,疫苗管理法草案刚刚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次会议进行二审。

  草案显示,生产、销售的疫苗属于假药的,罚款标准为违法生产、销售疫苗货值金额15倍以上30倍以下的罚款;货值金额五十万元以上不足一百万元的,并处500万元以上3000万元以下的罚款。

  而在惩罚性赔偿方面,草案称,明确明知疫苗存在质量问题仍然销售、接种,造成受种者死亡或者健康严重损害的,受种者或者其近亲属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要求相应的惩罚性赔偿。

  但目前来看,比起赔偿,接种者们似乎更想要看到博鳌银丰医院对此次事件负责。不过这家医院也已经迅速出具了“澄清函”,称假疫苗事件为医美项目合作方擅自违法之举,与医院无关。

然而简单的声明并没能使受害的接种者信服,起码从@王曦Anna 最新的微博来看,她仍没有放弃自己的追责之路。
  然而简单的声明并没能使受害的接种者信服,起码从@王曦Anna 最新的微博来看,她仍没有放弃自己的追责之路。

  01

  源头:

  人多苗少、一针难求

  正如前文所述,九价HPV疫苗是在去年4月底进入中国内地市场的。当时,这一疫苗的全球唯一生产商——默沙东向国家药监局提交上市申请,并以“火箭速度”在8日后获得批文。

在那之前一年,由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二价疫苗、同为默沙东生产的四价疫苗也才刚刚在大陆“着陆”,为希望预防宫颈癌的女性带来福音。
  在那之前一年,由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的二价疫苗、同为默沙东生产的四价疫苗也才刚刚在大陆“着陆”,为希望预防宫颈癌的女性带来福音。

  作为中国女性第二高发癌症,宫颈癌在中国的发病率位居全球第二,发病人数占全球28%。但这一癌症也是人类唯一一个可以预防的癌症种类,其“药方”正是2006年问世的HPV疫苗。

  “价”代表的是疫苗可预防的病毒种类,“价”越高,能预防的病毒种类越多。

  目前在国内上市的三款疫苗均能预防由HPV(人乳头状瘤病毒)16及18型病毒感染而引起约七成的宫颈癌。不过,九价疫苗额外覆盖了五种HPV基因型,因此可以预防近九成的宫颈癌。

  在大陆市场上,九价疫苗可说是姗姗来迟,且接种者性别、年龄均受到一定限制:二价适用于9至25岁的女性,四价适用于20至45岁女性,九价适用于16到26岁的女性。

  乍看之下,对于年龄段的限制似乎为想要早日打上这三针的女性减少了不少“竞争对手”,但实际情况是,就算是这样,九价疫苗仍是供不应求。

  《证券日报》去年年底援引的数据显示,就全部三种疫苗而言,我国目前适龄人群约为2.7亿人,即使仅考虑存量人群,疫苗市场规模约有2600万人份,渗透率近10%。

  单看九价疫苗,在我国适龄女性数量达1亿人(2015年数据)的基础上,若以10%的接种率计算,这一疫苗的潜在接种人数达1000万人。

  然而,根据《北京商报》去年11月的报道,我国获批的九价HPV疫苗只有30.5万多支,按一人三针来计算,相当于只能给10万人接种。

  与1000万人相比,30万支疫苗显然只是杯水车薪。僧多粥少之余,市场供给不足的问题也与疫苗必须保质保量密切相关。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引述业内人士指出,疫苗生产周期很长,需要经过生产、质控、原产国检测放行、中国检测所检测放行,四道程序走下来,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自去年5月30日,海南博鳌超级医院和睦家医疗中心完成内地九价疫苗首针接种以来,这一疫苗所到之处均被“一扫而空”,抢号预约的难度堪比争抢周杰伦演唱会门票。

  去年8月,九价疫苗在深圳开放预约首日,预约平台总访问量达到近360万次,不堪重负。而在北京,九价疫苗在“进京”的第二个月就因为太过火爆已经“不见踪影”,医生和接种者都在苦等疫苗补货。

  在四大一线和杭州、武汉、成都、南京等城市均陆续开放预约和注射之后,国内市场供不应求的压力越来越大,部分城市随后干脆改“抢号”为“摇号”,让有意向接种人士凭运气决胜负。

  在深圳,去年11月的首期九价疫苗摇号共95111位有效申请者,但中签者仅有1305人,中签率为1.37%,简直比外国人申请美国工作签证还要难。

  进入内地市场之后,九价疫苗摇身一变成了网红,货源短缺的状况也频频见诸报端。在澎湃新闻看来,媒体对HPV疫苗持续数年的宣传热潮也是“一针难求”的其中一个原因所在。

  上述媒体引述专家认为,有关疫苗短缺的报道激发了更多女性的接种愿望,从而推高了市场需求量,加大了货源缺口。

  02

  三岔路口:

  赴港、改“价”、国产化

  虽然在国内想打上这三针几乎说得上是要“千年等一回”,但天无绝人之路,这路也远不止一条。

  在HPV疫苗从国际市场踏入中国内地的逾10年时间里,已有不少女性迫不及待,而当时其中大多数人的第一选择是奔赴香港。

  早在2016年3月,香港就成为了九价疫苗在全球第三个获批上市的地区。去年3月,界面新闻援引的数据称,每年有近200万人到香港注射。

  如今,尽管内地已经开放接种,但有意向接种人士对香港却是热情不减,九价疫苗甚至一度出现断供。默沙东认为,这是因为生产力有限且市场需求增长,由此导致库存不足。

  显然,内地“一针难求”是香港九价疫苗市场火爆的原因之一。但值得注意的是,与内地不同,在香港几乎没有性别与年龄的限制,九岁以上无论男女都可以接种九价疫苗。

图源:香港卫生署
图源:香港卫生署

  是的,你没有看错。虽然男性没有子宫,但作为性行为的主体,同样具有感染HPV病毒的可能性。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进入性成熟期的男性其实也应该接种。

  话说回来,虽然香港在地理位置上相对较近,往返也有火车和飞机可以选择,但去一趟还是需要办理港澳通行证,并支付额外的差旅成本。

  此外,非香港居民在当地接种疫苗需要找私家诊所,这也就意味着在那之前还需要联系靠谱的中介或代理机构。

香港HPV疫苗还有明星宣传效应
香港HPV疫苗还有明星宣传效应

  从价格上来说,早期三针4000港元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现在接种大约需要7000港元。

  对比来看,如果能够预约成功,内地接种的价格稍有优势,九价疫苗价格约在1300元/针左右,在北京、深圳、武汉打三针的价格均在4000元以内。

  可惜的是,现在已经到了“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的时节。有意向接种的女性若想免于旅途劳顿的麻烦,其实还有另一种选择——改打二价、四价疫苗。

  由于九价疫苗的病毒覆盖面广、预防比例高,它上市后,二价、四价就仿佛沦为“次品”,接种者寥寥。

  “在有选择的情况下做到最好”,这样的心理并不是无法理解。但实际上,从性价比的角度出发,许多专家都认为,二价疫苗其实是最高的一个。

  HPV16和HPV18引起的宫颈癌占宫颈癌病例的70%,而可以预防上述两种病毒的二价疫苗对31型、33型、45型HPV病毒同样有交叉免疫作用。

  从接种者资质和注射价格上来看,9岁至45岁的女性都可以接种二价疫苗,三针总价在1740元左右,约为九价疫苗的一半。

  可以看到的是,无论是门庭若市的九价疫苗,还是门可罗雀的二价疫苗,价格都在千元以上。这对于我国大多数人而言,仍是一笔不低的费用。

  在宫颈癌疫苗尚未纳入国家免疫规划之前,接种价格降低的唯一希望或许只有一个,那就是国产疫苗的上市。

  原卫生部副部长、妇科肿瘤专家曹泽毅教授曾在座谈会上表示,“我们国家应该尽量快支持鼓励国产疫苗出来,HPV疫苗价格一定会下降。”

  有业内人士认为,国产HPV疫苗的接种总价有望在千元以内。但疫苗国产化的价值远不止于此,更重要的是,此举有望解决疫苗供不应求的问题。

  目前,四价、九价疫苗生产商默沙东正在扩大对中国的供给:2019年至2021年,独家代理HPV疫苗的智飞生物(300122)将采购额将从之前的46.31亿元增加至180亿元。

  与此同时,国内的企业也在加紧研发国产疫苗。据第一财经了解,截至2018年4月18日,国内企业共12家申报预防宫颈癌的HPV疫苗陆续申报,分别有2价、3价、4价、6价、9价、11价和14价疫苗。

  其中首家HPV疫苗(HPV16、18型)完成临床保护效力试验,第二家在Ⅲ期临床试验阶段;其他陆续进入临床试验。

  最令人欣喜的消息是,第一支国产HPV疫苗,可能在今年就要来了!

  去年年底,万泰生物曾介绍,公司二价HPV疫苗已完成三期临床试验,于2017年11月份申报上市,国家药监局正在进行快速审评,预计将于2019年获准上市。

  而早在2010年,万泰生物还曾启动九价HPV疫苗的研发。不过,业内人士预计,九价HPV疫苗从研发到上市可能也至少需要十年时间。

  全文完。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宋政 HN002)
看全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